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聚焦两会】化解钢铁产能过剩五大关键

更新时间:2016-07-25 17:12:10
  委员建言献策
  “产能过剩可以算是一个‘顽疾’,治了很多次都没有明显效果。治‘顽疾’,首先要找出真正的、主要的病因,其次要有好的办法,既能治标又能治本。”3月8日,全国政协副主席韩启德在全国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首场提案办理协商会上指出。此次会议的主题为“发挥市场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积极化解产能过剩”。
  病因:政府干预过多资源配置效率低
  民革中央在提案中称,产能过剩问题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过剩产能可以从各种渠道获得大量廉价的土地、贷款等。
  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社会科学院院长刘志彪在会上表示:“产业政策不经过市场竞争考验就人为地挑选出‘输家和赢家’,往往造成同一市场中对不同市场主体有不同的政策,导致企业间不公平竞争。”他举例说,十多年前因为产能过剩而放弃审批、让市场发挥调节作用的纺织行业,目前并不存在严重的产能过剩情况。他认为,一旦发生严重的产能过剩,在行政权力阻碍下过剩产能很少能自动退出,更难进行有效的资产重组。
  民进中央在提案中称,造成我国当前产能严重过剩有三方面的因素:首先,产能过剩不是市场自身运行的结果,而是各地政府的“跨越发展”冲动、发展速度竞赛以及随之而来的低水平重复建设和非理性地上项目、铺摊子导致的。其次,在全球金融危机和世界经济再平衡的背景下,我国外向型发展模式遭遇挫折,产业层级低、劳动力密集型和资源消耗型经济的弱点凸显出来。第三,收入分配不合理导致内部消费性需求不足。
  全国政协委员尚勋武表示,表面上看,产能过剩矛盾是一些企业对市场过于乐观,盲目投资,部分行业发展方式粗放,行业无序竞争,重复建设严重等导致的。但从实际情况来看,钢铁、水泥、电解铝和平板玻璃等恰恰是政府严格审批的行业,而结果并没有解决这些行业产能过剩的问题。他认为,矛盾的主要方面是资源要素配置效率低的问题。
  对策:“两只手”各司其职更多发挥市场作用
  化解产能过剩的问题,单靠某一方面是无法完成的,既涉及政府职能转变和改革,也涉及企业自身发展和转型。
  全国政协委员李毅中在会上表示,解决产能过剩问题,政府要管规划、管标准、管政策,不要管具体项目;同时要调动行业的积极性,要在技术改造上下功夫,把投资放在提高质量、节能降耗、环保、安全生产和信息化水平提升方面。
  刘志彪建议,经济转型升级首先要让横向的产业政策和竞争政策逐步去替代现行传统的产业政策,从产业政策的“重点扶植”,向竞争政策的“一视同仁”转型,从部门倾斜的政策向横向协调的政策转移。
  “我们主要有两个提案,一是发挥市场作用解决产能过剩,二是强化金融体系竞争,给产能过剩‘断血’,使金融更多投入到中小企业和新兴产业上。”全国政协委员、民革中央副主席刘凡在会上说。
  民建中央提案建议,要完善考核评估体系,削减GDP考核指标权重,降低固定资产投资等指标的权重,增加转型指标,推动地方政府将主要精力放到改善民生和生态环境建设上;切实减少地方政府对企业生产经营活动的行政干预,坚决清理不利于淘汰落后产能的补贴政策和产能严重过剩行业建成的违规项目。
  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金融系主任李稻葵也建议,针对地方政府单纯追求GDP的行为,应该创造一个“考核GDP”。“考核GDP”每年都要重新计算,要把上一年政府公布的产能过剩、污染、政府要控制的行业的附加值排除出去,以后按照“考核GDP”的增长速度和总量来排位,以此纠正地方政府单纯追求GDP的倾向。
  全国政协委员徐晓兰提出“走出去”化解产能过剩的建议。徐晓兰说,要营造鼓励我国企业“走出去”的环境,以此化解产能过剩问题;要统筹规划企业“走出去”的发展战略,充分发挥产业主管部门在企业“走出去”中的作用,建立支持企业走出去的产业投资基金和创建中介服务平台。
  在如何淘汰落后产能方面,全国政协委员孙太利建议,政府应出台政策奖励企业实施以新技术、新工艺、新装备、新材料推广应用为主要内容的技术改造,推广更节能、环保和高效的工艺技术;同时应加快制定严格的落后产能退出机制,鼓励企业自主淘汰落后与低端产能。
  全国政协委员钱冠林在会上表示,要用法律和标准来淘汰落后产能,目前企业超标准排污的处罚过低,不利于淘汰落后产能。
  李稻葵还提出通过财税体制改革化解产能过剩的建议。他说,由于地方政府追求的是净利润和税收,建议财政部每年根据上一年各个主要地区的产能过剩行业带来的税收作为基数对税收进行校正,如果今年这些行业所带来的税收对地方政府是下降的,财政部可以通过转移支付进行补偿。
  部委积极回应
  中组部部务委员兼干部一局局长邓声明:中组部将与环保部等相关部门进行沟通,对违背科学发展理念的领导要进行约谈或进行调整,并抓紧研究出台对违反科学发展追究责任的相关措施。
  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胡祖才:产能过剩不是短时间形成的,解决起来也需要一个过程,而且也是相当大的挑战。我们非常赞同要更好地发挥市场的作用,同时也要发挥好政府的作用。下一步我们要做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第一是控制新增产能,总量控制是关键。第二是加大环保治理力度,同时促进企业的兼并重组。第三是要建立公平统一的市场环境。第四,扩大市场的有效需求,既包括国内消费的升级,也包括拓展国际市场,要鼓励企业“走出去”。最后,还要建立动态监管机制,根据进展及时发布信息,同时加强监管使党中央、国务院的政策真正落到实处。
  科技部副部长张来武:要转变发展方式,创新驱动发展,从顶层设计、创新能力建设方面扎实推进,这是化解过剩产能的关键。
  财政部副部长刘昆:经济周期造成的产能过剩是普遍现象,但我国的产能过剩与经济周期不太相关,化解的关键还是要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
  工信部总工程师朱宏任:一是严格控制总量。将坚决遏制产能严重过剩行业的扩张,对钢铁、水泥、电解铝、平板玻璃、船舶行业,今后几年不得以任何名义核准、备案新增产能项目。对违规在建和已建项目进行清理,不搞“一刀切”。对产能严重过剩行业建设项目,实施等量或减量置换。二是加大淘汰落后产能力度。严格执行国家产业政策,组织各地全面清理重点行业存有落后产能情况。三是调整优化存量,促进产业升级。通过化解产能过剩和优化产业组织结构相结合,进一步优化企业兼并重组的市场环境,通过兼并重组整合压减一批产能;化解产能过剩和鼓励“走出去”结合,加强对外产业合作,转移一批产能。四是进一步转变职能,发挥好政府作用。减少政府对企业投资活动的行政性干预,落实企业的投资自主权,强化事中和事后监管。五是推动相关改革,发挥市场决定作用,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