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当前钢铁业市场竞争环境和秩序如何?

更新时间:2016-07-25 17:14:40
  我们离市场的决定作用有多远?
  在新一轮的改革中,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已经成为越来越多钢铁业内人士的共识。那么,当前钢铁行业的市场竞争环境和秩序如何?我们距离让市场发 挥决定性作用还有多远?如何建立公平的竞争环境?本期《两会会客厅》邀请了部分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共同“把脉”钢铁行业的市场环境。
  市场机制缺位
  主持人:当前钢铁行业在哪些方面存在市场机制缺失或发挥不了作用的现象?为什么会产生这些现象?
  何文波:现在可能确实存在这样的问题。例如,遵纪守法的企业未必就得到它应该得到的;那些不遵纪守法的,税收、环保达不到标准的企业也能生存,有的甚至生存得很好。
  孙太利:一些地方的体制机制不完善,没有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扭曲了投资行为。一些地方通过低地价甚至零地价供地、税收减免、财政补贴、信贷扶持等方式招商引资,影响了企业的正常投资决策,造成产能的无序扩张。
  李钺锋:政府过度干预的不科学性。政府对经济的干预程度越高,市场就越发挥不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如政府在项目审批中,注意对项目本身规模、效益等的 把握,却忽略了项目所能带来的社会效益和环保效益。同时,在以大项目为导向的经济发展模式下,地方政府依靠强大的资源调配能力,通过土地优惠、税收减免、 投资补贴等各种方式来吸引企业,甚至利用行政手段对这些项目进行直接的干预,造成了投资者行为的扭曲和投资预期的改变。
  李卫:真正的市场,肯定是化解了产能过剩等问题之后的市场。我们没有走向真正的市场,还是“政府的手”在管控。
  竞争秩序不公
  主持人:当前钢铁行业的市场竞争环境和秩序如何?如果没有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是不是充分的市场竞争最终都难以避免地走向恶性竞争?
  何文波:不健全的市场机制诱导了一些新的投资,造成了钢铁行业的秩序有点混乱。比如有些不合规的企业还在生产地条钢,而且还能卖出去,这对市场的冲击实在 是太大了。我担心的是,在这种混乱的秩序下,很少有人愿意在创新方面、在提高环保水平方面大力投入。在全世界,特别是中国,需求量大约在7亿吨的情况估计 会维持很久。如果因为市场环境不公平,造成没有人愿意加大创新和环保的投入,那么这个产业的进步速度会放缓。
  李春龙:我们没有在一个公平的平台上竞争。例如,合法合规的企业要承担环境、产品和社会信誉等方面的社会责任,但是有一些不合规企业完全不履行这些责任。最后很可能把市场搞乱,把企业搞乱,把国民经济搞乱。
  江善明:存在很多恶性竞争的现象。例如,有的中小钢铁企业在销售钢材时不开税票,有的地方政府对招商引资的企业实行包税政策等。
  孙太利:由于监管不到位,许多规范市场公平竞争的规则、环境、秩序相对滞后,导致一些达不到环保、能耗、安全等标准的企业以不公平的方式进行市场竞争。产 业结构不合理导致行业无序竞争。由于经济高速增长带来的需求拉动,有些企业无暇开发新产品、提高产品质量、加强企业管理等,只是在产业链的低端产品领域重 复建设。这导致许多企业普遍经营困难,亏损面扩大、效益下滑,有的甚至面临倒闭。
  刘志彪: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面临的发展问题已经不是没有市场竞争,也不是没有市场自由,更不是没有发展竞争,而是缺少平等竞争,缺少自由竞争的公平 环境和条件。在一些产能过剩的行业,这表现为行政干预、国有企业借助于产业政策等手段,严重扭曲市场的资源配置功能,降低了市场运行的效率,导致了严重的 寻租和不公正,以及市场取向的改革严重走样。
  政府要有收有放
  主持人:我们应该怎样建立公平公正的市场环境?
  何文波:政府要更有作为,让企业在相对公平的环境下竞争,让优秀企业成长起来。例如,有些企业不光是响应国家要求,它有远见、有社会责任,不仅仅重视生产 经营,更在环保上达到一个更高的标准,以至于投入很多,每吨钢铁增加100元甚至200元的成本。那么怎样让这样的企业受益?要像执行八项规定一样,说了 就办且必须办到,企业办不到就必须退出。未来政府有关部门要在这方面加大工作力度,通过市场机制来淘汰落后、鼓励先进,这比用直接的下行政命令要强得多。 一些政策也要可持续,从人大的角度、从立法的角度做工作。所以我在做人大代表的未来几年,还要和钢铁业的同行一起研究,怎样从立法的角度来使钢铁的市场机 制更健全、使钢铁行业的发展更健康。
  李春龙:政府要做政府的事情,企业也要做企业的事情。企业要提高自身的管理水平和产品质量水平,降低成本,这才是企业的生存之道。政府要管市场管不了的事 情,比如哪个厂排污不达标、哪个厂产品造假,应该去管这些事,只有这样才能规范各个企业的行为。钢铁行业已经是完全竞争性行业,完全竞争行业就得靠竞争来 解决问题。
  张振勇:要靠行业自律很难。但是,我在想,我们和周边的钢铁企业是不是可以联合起来对这个市场做些维护和引导?尽管有些办法发挥的作用可能是有限的,但也不能放任自流。其实很多时候是我们自己放弃了主动权。
  方丽平:政府要设立准入标准,推动企业清洁生产。
  刘志彪:基于建设统一市场、扫除平等竞争的障碍的要求,必须调整产业政策,推进经济从“发展竞争”,转向“自由竞争”和“平等竞争”,确立横向的产业政策 和竞争政策在整个政策体系中的优先地位。政府应以创造和管理市场的公平竞争为己任,而不是以权力挑选特定产业重点扶持。
  李钺锋:让市场机制真正发挥作用,强化政府的信息披露和服务职能。政府要从现在对投资项目的审批为主,转向依靠节能、环保、安全生产等指标来加强对投资项 目的约束和管理。同时,从项目的前置性审批管理方式,转到以事中、事后过程监管为主。政府要建立产业发展预警机制,用及时、完整、准确的信息引导社会投 资,让投资者真正能够做出正确的投资决策。
  结语:
  自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之后,大家对建立公平、公正的市场环境就有颇多的期待。而在两会后的总理记 者招待会上,李克强总理的话铿锵有力:“我们要努力做到让市场主体‘法无禁止即可为’,让政府部门‘法无授权不可为’。”同时,他就“简政放权”还作了一 番阐述:“放并不是说政府就不管了,我们讲的是放管结合。要让政府有更多的精力来完善和创新宏观调控,尤其是加强事中事后的监管。”这种表述,给新一轮改 革定下了一个基调,这也是对市场与政府关系的最好诠释。我们相信,在法治精神引领下,市场经济中政府的“管”与“放”将给企业创造一个平等的竞争环境。我 们也相信,钢铁行业将在这一轮改革中,通过化解产能过剩、提高环保标准、深化企业改革等,实现创新发展、转型升级的目标。